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月光融融的博客

喜自由宁静,爱山水园林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起立,坐下!  

2015-04-10 14:27:29|  分类: 我的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星期三晚上有电影,地点就在学校校园里。这个消息是可靠的,是白庙集在县里工作的人传回来的,是经班主任张兴义在班上宣布的,千真万确。这对于当时的农村孩子,可是个大喜讯。

那时物质产品和精神产品的极度匮乏,很少有文化生活,没有现在的音像资料,甭说电视,连收音机也没有见过。也没有图书。可看的书就是课本,我小时候除了看自己的课本,还借阅高年级同学的书看。所以,当时课本上的许多篇章至今还能熟背。例如《小猫钓鱼》、《寒号鸟》…我自幼喜欢听故事,也喜欢讲故事。哪里有说书、唱戏的,我总要去,听过后在回忆一下,试着给小伙伴讲,有时记不清,难免瞎编,我讲的津津有味,真的一样;小伙伴听得如痴如醉,信以为真。大家都说我记性好,聪明。尽管我家里很穷,大家能看得起我,男孩女孩大孩小孩都愿意给我玩儿。这让我获得了极大的满足,使我因贫寒导致的自卑和在人面前的羞怯得到了一定程度抵消;也激发了学习的热情,点燃了这方面的兴趣。我更喜欢读书看电影、听戏,也养成了爱思考习惯。尽管我父亲(我们那里叫“大”或者“答”)反对我这样,担心养成流荡的毛病,长大了不会务农干活,经常教育我:“古人说,勤有功,戏无益。听戏能顶饿,能长本事!”(其实,父亲没文化,不懂得“戏无益”的“戏”是戏耍的意思,当成了听戏)但我还是痴心不改,兴趣盎然。你说你的,我做我的,当面不顶撞,背后软抵抗,有点我行我素的味道。

     白庙集每年五次峰会(正月二十七、二月二十五、三月二十八、八月十五、十月初十),每次峰会像过节一样,总有说书唱戏的,学校也灵活地放半天假。每次峰会母亲把平时不舍得花的钱,给我和二姐一毛或者两毛,让买个包子或者其他。所有的家长大都会这样做的。我便拿着钱去赶会听戏。到戏园子里听戏(即看戏)有时要花五分钱买门票,听小戏(说评书、唱柳琴、唱大鼓),一上午也要交三分钱,说书人中间休息收钱,说是随意,不好意思不掏钱白听戏。小孩可以不给钱,但是我脸皮薄,喜欢听,每场都给三分钱,自己就不再买吃的了。用现在的话就是物质换成了精神食粮。记得有一次峰会,一位亳州的艺人来说单口相声,演得绘声绘色,非常搞笑,我听得入迷,忘了回家吃饭,半下午才回到家,晚上被父亲又是勤有功戏无益地训了一顿。我自知理亏,也不敢顶嘴。但是我记住了《别脾气》《学说北京话》《一字状元》几个段子。后来讲给村里人听,效果很好。父亲虽没有当面肯定我,但是听别人夸自己的孩子,心里还是高兴的。我发现对我听戏的态度多少有了些改变,管得不那么严了,有点听之任之的味道。偶尔高兴,还主动说:“明天白庙集有戏,你跟你益儿 哥去听戏吧,别跑丢了。”(益儿哥是我的忘年交,对我极好,后边分章节叙述)。

电影那时是新鲜玩意儿,一年看不上一次两次。每次放电影,像过节一样,周围十里八村都争相观看,往往是人山人海。

这次在学校放映,对我这样的小朋友,甭提多高兴了,大家心情像盼过年既美好又急切。

学校坐落在白庙集的北面,是一座大长条型的四合院,地面比周围高出近两米。据说原先这里曾是明朝所建寺庙,我入学时北面的大殿还在,坐北朝南,高大宏伟,里面有彩塑数尊,威武雄壮,神态自然,衣纹流畅,为彩塑珍品。学校把神像集中在一起,腾出的地方供老师在里面办公。后来拆庙建房,建起了两排十二间砖瓦房教室。东西两面是对称的两排土墙草房教室,各十二间,南面八间,两边是教室,中间拱形门洞,是学校的正门,正对着白庙集的北街。从北面来赶集的人便走学校两侧的路上上街。学校像矗立在平地上的一座孤岛,成了没有围墙的校园。我在那里度过小学初中八年时光,那里有我美好的憧憬,金色的梦幻,有很多有趣的故事,有回忆不完的往事。学校也是当时收费电影的理想场所,院里可容纳一千多人,好把门、也方便售票。

我们二一班共21名学生,全是男生。班主任张兴义当时21岁,刚结婚一年,夫人在白庙集东街,张老师的内弟也在我们班上。张老师个头不高,很精神。他脾气不大好,有点急躁,对我们很严厉,批评起同学不留情面,班里大部分都被公开批评过,都有点怵他。我是极少数没受过批评的同学之一,一是我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二是从来不违反纪律。我父亲常教育我们,“不犯法,刀再快也不杀无辜的人”,实际是教育我们遵纪守法,不惹祸端不多事儿。所以,我从小到大读书上学及后来工作,几乎没被批评过。张老师也解释说:“东西地,南北拐,是人都有偏心眼。”张老师也有偏心眼,我应当属于被偏爱的得意门生之一吧。

张老师工作特别认真负责,对学生很关爱、很呵护,像家长一样。星期三上午放学,张老师专门讲了晚上放电影的事情和故事情节。记得张老师说《红孩子》是革命战斗片,里边的小朋友特别勇敢,“打的很厉害”,“很热闹”,“彩色的”(那时电影大都是黑白片、最早是无声的),这几个关键词激发了大家的无穷兴趣,男孩子特别爱看战斗片。老师悄悄地交待我们下午放学不要回去了,或者是午饭后带点馍,或者晚上回去再吃饭。下午放学后,其他班的同学陆续离校,天快黑了,班长通知大家抓紧去一下厕所马上回来,张老师给我们开会。张老师进来了,既严肃又神秘,压低声音给我们说:“看电影机会很难得,我们能看场电影不容易。出了校门,很难进来,一是要拥挤着去买票,二是要花钱,三是挤进来也没好位置了,甚至买了票看不到银幕(露天电影很多人站着看,后面的只能听电影)。所以,为了让咱班的同学能很好地看一次电影,我想了个办法。”办法就是:让我们呆在教室里别出声,老师把门虚掩上,等清场人员对各个教室逐一查验时,我们就趴在课桌下面。开始进场时再陆续出来。这样做的好处是,既省了买票的钱也避免了买票的拥挤,还能占领有利位置保证看电影的效果。 “哇!老师太伟大、太聪明了。”但是这样做也有风险,一旦走漏了风声,被查出来,老师要担责任,被议论甚至被校长批评处分的,老师说他知道这个。我们都被感动了,“老师对我们太好了!”

我们按老师的指挥,统一趴在桌子下面,开始忍还不住捂着嘴嘿嘿偷笑,但是,一有动静谁都不再出声,都担心破坏了老师的周密计划。果然,我们成功地蒙骗过了清场人员的检查。

如果不是后面的“起立!坐下!”我们就大功告成了。

已经开始售票,有人陆续进场了。这时,一个负责清场的民兵叫常富的,我们见过他,经常斜挎个步枪,像个电影里的反面人物,在大队里跑腿。可能觉得完成了清场任务电影又没开演,一时没什么事,又来到了我们的教室。不过这次不是检查,可能是大老粗羡慕文化人的情结,也可能是有当老师梦想,想过一下当老师的瘾吧。他站在门口向教室里扫视一下,然后学着老师的样子走上讲台,自己对着教室里的课桌大声喊道“起立!”紧接着扫视一下下面,鞠了个躬,又学者班长喊道“坐下!”这样连着走了两次,大家看着他滑稽的样子实在憋不住了,像海啸一样笑喷了。猛地一下倒把他吓一跳,当他发现桌子下面的我们时,不好意思笑了笑,马上又严肃地抖起威风来,像老师开班会一样训起了我们。“啊!我说你们是那班的,啊!谁是你们的老师,咋教的你们?啊!都怪狡猾狡猾的…”他没当过班主任却过了一把开班会训人的瘾。开始我们还很害怕,怕连累老师,怕不让我们看电影。后来,批评时间长了,我们有时嘿嘿地笑笑,加上同学中几个是他街上的邻居,有喊他哥哥叔叔的,他便和气了很多。其中有人明知故问他放啥电影,好不好看。他便来了兴趣,胡乱讲了一通,我们假装听得津津有味,还说以后请他给我们当校外辅导员,来班里讲故事。他也客气一些,气氛缓和了许多。后来,他为难的说:“你们也是喜欢革命故事嘛,我给他们说一下,尽量宽大处理。”后来老师来了,与他交涉,我们各自搬着小板凳坐在了前面看电影去了。

电影确实很好,是当时难得的好影片,多年后还能记着情节。第二天我们每人补交了三分钱,比买票少了二分,算是团购吧!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88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