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月光融融的博客

喜自由宁静,爱山水园林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家庭教师  

2015-04-11 09:20:28|  分类: 我的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我小时家境贫寒,童年是在饥饿半饥饿中度过的,没记得吃过什么好饭、甚至没吃过饱饭,吃穿都比村里同龄的孩子差一些。但是,我有一个当时村里其他小朋友没法比、都眼热、直到现在说起来都觉得优越的地方,那就是我有一个很好的家庭教师和一个很和乐的家庭环境。
      这个家庭教师就是我的哥哥。哥哥的言传身教,对我起到了耳濡目染、润物无声地影响,培养了我学习的热情、思考的习惯和喜欢读书的兴趣,在我心里种下了知识的种子。
     哥嫂结婚比较早,十六七岁就成家了。哥哥大我十四岁,他一米七八的个头,很魁梧,是当时村里极少的小学毕业生,是个有文化的人。他爱看书,喜欢文艺,会唱歌、唱戏、打花棍、扭秧歌,打算盘,还是踢毽子高手。除了一般农活,还会织布,打龙宫(是用细麻绳把茅草和芦苇花编成一种草鞋,农村人冬天穿它踏雪防寒)。哥哥人缘很好,说话也幽默,多才多艺,曾经当过一段夜校扫盲教员和半耕半读的民办教师,用现在的话说是个文艺青年,有很多粉丝。村里男女老少都喜欢和他一起下地劳动,看得出俊俏的嫂子也因此感到骄傲。
     哥哥很疼爱我,我也崇拜他。那时,除了和同龄的小朋友玩耍以外,就喜欢跟哥哥在一起,想像他那样多才多艺,他也愿意带着我。哥哥脾气好,对我更和气,即是我有错,也从来不吵我,总是劝解、安慰、表扬、鼓励。不像父亲那样,虽然心里疼爱我们,却常常黑风着脸,让人心里有点害怕。哥哥还常常把自己不舍得吃的东西给留给我,把自己碗里好一点的饭往我碗里拨一些,在那个饥馑的日子里尽量让我多吃一口。
     于是,入学前和上学后,在家人当中,我和哥哥在一起的时间最多,按嫂子的话说,像个尾巴一样,整天价走到哪里跟到哪里,玩的也开心。那时不能光玩,实际上是哥哥干活,我打下手学着帮工,边干活边玩儿。他锄地我在后面拾草;他拉车我跟着推一下;他织布我在旁边帮着捡镏子即织布的梭子、递芦附子(把织布用的线打在芦苇棒上,再放在织布梭中);他打龙宫,我递草…劳动让我知道了劳动的艰辛、变得勤劳善良,也学会了一些简单的劳动技能,慢慢地心灵手巧了一些。
     哥哥边干活边给我讲故事、唱曲、说谜语、绕口令、顺口溜,我听得很入迷、很陶醉、很享受。于是,很小时我就听过铡美案,知道老包把嫌贫爱富、欺君罔上的陈世美给铡了;听过王金豆借粮,那是我最早听得到的爱情故事,内容精彩、情节曲折,故事动人,我知道了人间自有真情在。
     那时,说书唱戏目的大都是劝善,教育人从善弃恶。按农村人的说法叫:“拿不住奸臣不煞戏”;叫“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”;“头上三尺有神明,人在做,天在看,做坏事下辈子会托生为动物挨打受骂的。”听故事使人明事理,懂人情,知善恶,晓大义。
     有时哥哥故意问我刚才讲到哪个地方了,是什么情节,看我记住了没有,让我试着讲一下。我讲错了,他再纠正,告诉我那个地方讲的不对。这样,我逐渐记住了一些故事情节,甚至里面的一些唱词。如,“张爱姐独坐在绣房里,重重心事对谁提?心中挂念王金豆,他的名字叫王汉西,王金豆、王汉西,他本是爱姐俺的女婿…”记住了“秦香莲离了张家店,手拉着儿女泪不干,心中痛恨薄情汉,你做的此事心可安?你得富贵,忘贫贱,忍叫妻儿受饥寒,我到南衙把冤喊,包大人放粮没回还…”
    哥哥上过半年私塾,他还会学着私塾先生的样子,摇头晃脑的给我背百家姓和三字经。什么“赵钱孙李,周吴郑王,冯陈楚魏,蒋徐韩杨…”什么:“人之初,性本善,性相近,习相远,苟不教,性乃迁…”这时我会说:“不好不好,听不懂,换好的。”于是又换成了其他故事。

     我很佩服哥哥说绕口令的本事,不管多么绕口的段子,他都能说得又顺又快。什么“吃葡萄不吐葡萄皮,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…”“山前有个崔粗腿,山后有个崔腿粗,二人山下来比腿,不知道是崔粗腿的腿粗还是崔腿粗的粗腿…”能一口气连续说很多遍。他说几遍后就问我:“记住了没有?看看能不能说上来。”我就试着说,慢慢地就记住了,当我也能一口气说下来时,他就表扬,夸我心灵、记忆力好,学啥会啥。夸得我心里美滋滋的。

    有时和哥哥嫂嫂及家人一起干活或聊天,大家还互相猜谜语、比着说绕口令。嫂子说:“勺子星,把子星,天上有个轱轮星,谁能说七遍,到老不腰疼。”我就一遍遍的练,憋得上不来气,怎么也说不了七遍。“二姐和嫂子逗我说,你老了会腰疼的。”为了不腰疼,我就使劲练,他们就鼓励我。慢慢地,到后来竟然一口气真能说七遍了。

     哥哥说个谜语让我猜,“一个小红枣,三间屋子盛不了。”我一时猜不出,嫂子提醒我说:“想想晚上天黑了用什么?”我恍然大悟,抢着说“是灯!”他们问:“为什么?”我说“灯火是红的,像个红枣,能照好几间房子呢。”他们就说“猜对了。”嫂子也说了个谜语让大家猜:“一个老头四指高,嗷地一声不见了。”大家故意说“猜不出来,真的猜不出来,明心灵,让明猜吧。”我也猜不出,不仅猜不出来,还觉得“嗷地一声不见了”,神秘的让人害怕。这时哥哥小声提醒我,过年时放什么呀?我抢着说:“猜到了。”嫂子问:“是什么?”我答“是散炮!”他们让我解释为什么猜散炮不猜鞭炮。我说:“鞭炮是成盘的,噼里啪啦连着放。散炮大,有四指高,是一个一个放的。一个老头、嗷的一声,很响嘛!”大家就夸奖我:“明儿心灵、聪明,脑子会拐弯。”

     夏天夜晚在院子里乘凉,一些人年轻人来串门,大家缠着让哥哥唱戏或者讲故事。他就学着说书人的样子,先唱一段开场戏。说:“叮叮当当,叮叮当当,惊的老少心慌,出来看看,原来是马尾巴磨的黄香(指拉弦子)。”大家就哈哈大笑。他接着唱道:“弦子一拉吱咛咛,打起了简版响连声。我把您在位的先生都诳来到,您给俺蹲蹲坐坐两旁观听。我问您爱听文来还是爱听武,爱听奸来还是喜听清?听文的咱唱唱包公案,听武的咱唱唱杨家的兵。听奸的咱唱唱铡国太,听清的咱唱唱十四王爷海刚峰。半文不武那个牙牌记,酸辣苦甜是挂红灯…”说实话,哥哥不会唱那么多戏,这是一段说书唱戏的过门前奏而已。然后,就给我们讲故事或唱一些他会的段子。哥哥还会唱歌,有时还教大家唱:“姐姐妹妹拾棉花呀,忽然想起来走娘家,两手无礼拿呀。东江的螃蟹西江的虾呀,南京的香粉苏州的花,携了一个大西瓜呀,哎嗨约,携了一个大西瓜呀…”“旧社会,好比是,黑个洞洞的枯井万丈深。井底下,压着咱们老百姓,妇女在最底层…”有的悠扬欢快,有的凄楚哀婉,非常动听,在当时文化艺术十分贫乏的情况下,对我来说那就是一种比吃饭还好的文化大餐了。
      虽然别人家也有人讲故事,但很难与哥哥相比;虽然哥哥唱歌唱戏讲故事别人有时也能听,但与我不能比。我近水楼台先得月,随时可听,不会可问,还能练习、纠正。再说,其他小孩也没有我用心,有兴趣。所以,我比别的小孩听得多、记得多、会得多,有时候还现发现卖,把听来的故事、谜语讲给小伙伴,他们都觉得我挺厉害的。村里不少人也夸我聪明伶俐。那些快乐的时光,使我忘记了生活苦难;精神的享受,冲淡了物质贫乏苦水。
     现在想来,家庭环境对人的影响非常重要;哥哥的教育方法很合乎现在的教育规律。耳濡目染,培养了我学习的兴趣;润物无声,让我养成了良好的习惯;表扬鼓励,给了我信心;猜谜语,让我学会了思考;绕口令,使我口齿伶俐;讲故事,锻炼了语言表达,也养成了我背诵的习惯;一遍遍练习,是学练结合;试着讲,是学习效果地具体检查和运用。哥哥还自觉不自觉地使用了赏识教育、启发式教学等方法。不管当时是有心栽花还是无心插柳,但确实对我起到了全面地启蒙作用,为我开启了智慧之门。哥哥的影响是我后来成长成功的起点,为我立志成才、发奋读书、直到后来走出乡村、当上教授都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奠基作用。我从内心里感谢他、感谢家人。

实际上我和哥哥的关系类似于亦师亦友关系,哥嫂、家人在我成长中给予了很多关爱。直到我成年后,我们兄弟的感情都非常好。别人因家产纷争,闹得不可开交、兄弟失和,我们从没有因家务事闹过矛盾红过脸,更多的是相互关心、相互牵挂、相亲相爱、和和美美。这方面常为村里人津津乐道,也是父亲大人最为满意、引以为自豪的地方。
     如果有来世、能选择,就让我还做哥哥兄弟吧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