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月光融融的博客

喜自由宁静,爱山水园林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捋捋长长,吃个麻糖  

2015-05-03 17:16:01|  分类: 我的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小时候,大人为了让孩子快点长高,或者逗小孩玩耍,往往让小孩睡下,用手上下捋着胳膊腿,说“捋捋长长,吃个麻糖。”还在咯吱窝咯吱一下,逗得小孩咯嘎乱笑。但是,光说吃个麻糖,实际上吃不到麻糖。不仅吃不到,连麻糖是什么样的也没见过。有时,年景好一些,过年时人们熬红薯糖,把苋菜籽炸开花,和红薯糖搅拌擀压后,切成薄片,拧成小麻花,晾凉后吃起来又脆又甜,但是不是让随便吃的,主要是用来招待客人的。这种麻糖我小时候见过,还参与做过,甚至还会做。

但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麻糖,真正意义上的麻糖,是我们现在过年祭灶时吃的芝麻糖。只是,上学以前没见过。

直到上学后,我们才真的吃上麻糖了。麻糖外实中空,粘一层芝麻,吃起来嘎嘣酥脆,又香又甜。含之如饴,食之如丹,美味无比,回味无穷,真是神仙般的享受。

这种享受是大我五岁的同班同学狗哥(冀先亮)带给小伙伴的。当时生产队为了增加收入,决定搞一点副业。农闲时抽一些懂经营、有技术的人组成副业小组,用生产队自产的红薯和芝麻,熬制加工成芝麻糖,然后挑担到周边和临近的安徽农村游村串户售卖,这项营生在当时既解决了农闲时劳动力过剩的问题,也在一定程度上搞活了经济。生产队对副业小组人员实行定额小包干,结余归己,亏空自补。生产队根据完成的任务合计工分。一般情况下分配的麻糖和完成的定额之间都会留有一定差额,让经营的人有些剩余。狗哥的父亲在副业小组,负责挑担售卖,常常是上交后剩下些零钱或麻糖。所以,狗哥总是有零花钱和麻糖吃,我们只有眼馋羡慕的份。村里大人小孩都看过芝麻糖的加工制作过程,只是看看热闹,很少有人自己买了吃。所以,仍然是捋捋长长,吃不到麻糖。

狗哥因为父亲在副业小组,有吃到麻糖的优越条件。但是,他的优越条件没有给他带来优越的感受,甚至还受到了孤立。他一个人吃芝麻糖时,大家上学不愿和他一路,学习不好时没人愿意帮助,他在独享美味的同时,不得不忍受着来自小伙伴那种不言自明的“仇富”的孤独。后来,为了表示友好、团结拉拢小朋友或者显示他能够常常吃到芝麻糖的优越性,就从家里偷偷地拿上一两根,上学的路上和大家分享。在当时物质生活十分匮乏的情况下,小孩子能够把本来可以自己独享的美食拿出来与小伙伴分享,不论怎么说都是一种美德。

当然分享也是看人的。我和狗哥曾经同桌,关系很好,在如何分享有限的美食方面,我给他出了个注意,提了些建议。大致意思是:一是要保证主人的优先享受和特殊待遇,他自己可以特殊一些;二是看每个人的表现,进行奖励性分配,大家认为谁品行好、学习好、善良老实,和大家关系好,就作为分享的重点多给一点;谁表现不好,惹事犯错误,就不让他知道,背着他分享;三是一般人平均分配,让小朋友都有共享机会。但是,每次具体分配是不一样的,按现在的话说是动态管理。谁这一段时间谁表现好,谁是重点;谁表现差,谁被排斥。

那时,农村的孩子很淳朴憨厚,虽然多少都有一点歧视贫穷情况,但是大家在一起,主要看品行,看精明,看为人处事。学生主要是比学习,比智慧。所以,我家虽然贫穷,因为我学习好,和善,常常能够得到小伙伴的喜欢,很少有人歧视。我不像有的小孩靠打架施强,武力征服,让别人怕他,而是常常利用自己的智慧,动动脑子,化劣势为优势,使自己处于主动地位,一般情况下都能占有上风。给狗哥的建议也是动了心眼的,也暗含了自私的小九九。

狗哥基本采取这些建议,他很乐意这样分配。自己既当了主人,可以优先特殊,又提高了威信,团结了小朋友,改善了与大家的关系,能听很多好话;其他小朋友天上掉馅饼的一样,能够分享美味,自然心中欢喜;被奖励的人既被羡慕,又能多分享一些,会感觉到优越,受到鼓舞和激励;被排斥在外的小朋友因为不在现场,不会过于难堪,有些压力,也会努力改变,争取融入到群体中来。

有趣的是,在分配过程中,我常常是重点分享的对象,一是我和狗哥关系好,属于近门、曾经同桌;二是我学习好,已两次获学校奖励;三可能是我参与了分配原则和标准的制定,标准对我有利,类似于半个主人的角色,属于活动的领导层,多少享有一些“特权”吧。结果往往是两根麻糖,狗哥自己分大半根,我小半根,其他四五个小伙伴共享一根。如果就一根麻糖,主人自己三分之一,剩下几个小朋友平均分享。

大家往往把自己分到一份又一分为二,先吃其中一半,过上一段时间再吃另一半。吃麻糖像吃仙丹一样,小心翼翼,先是用眼睛仔细看看,之后用鼻子反复闻闻,再用舌尖小心舔舔,又用牙齿轻轻咬咬,然后放入口中慢慢含化,眯着眼睛,漾着笑容,享受着麻糖的美味,回味着无穷的甘甜。现在城里人讲究饮食保健,芝麻糖很少有人愿吃。谁能想到当时几根芝麻糖,让贫穷中一群天真烂漫的孩子感觉那么美好,吃得那么享受,笑容那么灿烂,觉得生活那么幸福美好。

民贪吃,没有经验,分到手里,恨不得一下送到肚子里,如同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,囫囵吞枣,不知滋味。然后只能眼巴巴咽着口水看别人慢慢享受。有一次他下嘴太快,咬牙过猛,麻糖又过于酥脆,一截麻糖,吃了一半碎掉一半,他心疼的差一点哭了,我赶紧把自己的分出一点来让他和大家一起同吃,小朋友也都安慰劝解,他才破涕为笑。

就这样,狗哥时不时的从家里偷偷带出一些麻糖,大家在上学的路上隔三差五的分享一下。现在那个画面还清晰的留在我的眼前:高出我们一头的狗哥,站在中间,一群小伙伴团团围绕,等他从书包里神秘地拿出不知道一个还是两个麻糖,给大家分发,大家用感激的目光回应着他的赏赐,然后,相视而笑,美美地品尝、回味。

后来,狗哥不上学了。随着他的辍学,分享麻糖美事也到此中断。

但是,这种不成文的规则被小伙伴广泛认可,不少人时不时的拿出一些自己平时不舍得享用的东西与大家分享。比如,从家里带来一把花生;谁家的枣子熟了装来一些;夏天带个甜瓜等等,都会和小朋友一起分享。我家当时有很多杏树和一些枣树,杏熟时节,我上学时在书包里装上几颗黄橙橙的杏子;枣子熟了,带上几颗红彤彤的大枣,也站在中间,给围着的小朋友分享,虽然自己少吃一些,当主人的感觉很是自豪。

为了得到大家的认可,成为分享的重点人物,大家表现的都很友好,互相帮助,团结友爱,今天你借给他两张纸,明天他借给你半支铅笔、几滴墨水…大家一路上学,一起回家,唱着歌儿,蹦蹦跳跳,嬉笑着、打闹着,其乐融融,在贫穷的日子里,不知忧愁的成长着。

过年时,生产队因为有副业小组,队长开恩,研究决定给社员分芝麻糖,记得是每人两根,大家奔走相告,无限欣喜,幸福了好长时间。大人不舍得吃,我得以一次完整的吃了一根,很是过瘾。但是,却没有吃出和小伙伴分享时的甜美。

工作后,有机会参加一些宴会,品尝过不少美味,都难以留下很深的印象和长久的回味,但童年分享芝麻糖的印象却是那样深刻。分享的过程很美好,大家的友情很纯真,几支芝麻糖馨香了我们的童年。麻糖棍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