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月光融融的博客

喜自由宁静,爱山水园林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手上带着金手表  

2015-06-08 11:16:41|  分类: 我的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手表在我们小时候是富贵的象征,非常珍贵,甚至难得一见。记嫂子曾唱过一首大约是描述当时城里年轻干部的歌谣,其中就有“身上穿着蓝领袄,手上又戴钢壳表,一卷袖露出来了,大家看了都说好…”我不知道手表是什么,还问:“是手镯子吗?”嫂子说:“不是,手镯子是死的,手表是活的,会走,不管是阴天晴天它知道是啥时候。”还说:“你好好上学,长大了有出息,也带个手表!”

嫂子说的很神秘,弄的我一直不知道手表是个什么东西,“是活的,会走”,我还以为是个小动物呢。其实嫂子当时也没怎么见过。

越稀罕的东西越神秘,越神秘越觉得珍贵、越好奇、越想见到。老师是国家的文化人,有工资,应当戴手表呀。但是,我们学校的十来个老师没见谁戴过手表,我留心过他们的手腕。听说何校长有块表,但是谁也没有见过,我们小学生见校长的机会不多,更甭说看他的手表了。后来,听高年级的同学说,何校长的表经常揣在怀里 。我曾经好奇的想“为什么不戴呢?戴手表不是显得富贵吗?”后来才知道那是怀表。

老师办公室有一个脸盆一样的大钟,会自动报时,几点响几下,像撞钟一样咚咚咚地响,悠扬清脆,那可是学校宝贝,唯一的计时工具,学校上下课打铃时间全以它为标准。我们交作业时曾偷偷看过,不知道它为什么会自动走、会响,还以为里面一个小人呢。看了大钟后,我很快明白了“活的,会走”的手表不是动物,是宝物。后来赶集,曾经远远的看到过有人手上戴着手表。

没想到,很快我也有了自己的手表,并且,几个上学的小伙伴人人都有了一块。手表是高年级的银河哥送给我们的。银河哥上美术课时,美术老师教画手表,并且教会了他们哪是时针、分针、秒针,如何根据表针看时间。不过,老师让大家在美术作业本上画,下课后同学们都互相画在了手腕上。所以,高年级的同学几乎人人有了手表,很快往低年级发展,一段时间学校流行画手表,你给他画,他给你画,一直流行了好几年。

我学习成绩好,给银河哥关系也好,他各方面都向着我、护着我。他曾经用蜡笔给我画过手举金箍棒的孙悟空,把我高兴的不得了,一直小心翼翼地珍藏着。我很想让银河哥给我画一块手表,就说,“让我看看你的手表几点了?”他就伸手让我看看。我故意说:“拿下来看呗!”他笑了笑:“我给你画一个吧。”于是,我伸出胳膊,他拿出钢笔,在我手腕上小心翼翼地画了起来。画好后还教我时针、分针、秒针如何看,现在手表上是啥时间(当然一直都是这个时间)。我边看边学,他画好了我也学会了。我很珍惜我的手表,洗手洗脸时尽量不让沾水。不久,海林、民、文章、铁疙瘩、狗哥也相继有了手表,都是出自银河哥之手。

后来,我们几个几乎都学会了画手表,还给村里其他小朋友画,全村男孩女孩一下子都戴上了手表,差别是有的好看有的难看。手表画的像与不像,好不好看,主要是表壳画的圆不圆、表链宽窄是否一样。当时,我们没上过美术课,也不会用钢笔,很难画好。民给他妹妹画了歪歪扭扭手表,弄得手腕上脏兮兮的,非让他给洗掉不行。相比较,我和海林画的更好一些。我想了个窍门,先用墨水瓶盖在手腕处压个印子,再画时就很容易画圆了;或者在墨水瓶盖边上轻轻地抹一些墨水,往手腕处一盖就是一个圆形,又快又好,再画上表针、表链就行了。后来,村里小朋友、连小戴庄的同学都找我画手表。

但是,我很快发现,我和海林互画时,画好后一比较,海林的总是好看一些。“啊,我明白了,我画的越好越吃亏。”我心里不平衡起来,就动了个歪心眼。一次,我们又互相画手表,海林为了给我比画手表的本领,给我画的非常认真,用了很长时间,确实很像;我给他马马虎虎一画了事,看着别别扭扭的不大像。他便骄傲地说:“我现在画的比你强了吧?”我笑笑说:“比比谁的手表好看。”他才知道我故意为之,气呼呼的去洗掉了。我说,“我的表十二点了,走啦,回去吃饭了!”

这种自制的手表,我们带了好多年,不知道戴“坏”了多少块。有时,上学的路上,还装模作样的互相对对表,说谁的表慢了、谁的表快了、谁的表准、谁的表不准。小伙伴争执着、打闹着、嬉笑着、成长着。带个假手表比戴真手表还珍惜、还高兴。

七十年代初,够的姑父胡俊英从新疆回来探亲,我们才近距离看到过手表。胡俊英是村里的女婿,可能在外面混的不错,手腕上戴了块亮闪闪的手表。回来探亲时在村里住了几天,大家争相观看,他大方的把手表取下来,让好奇而羡慕的人们一个个看了看。

直到八十年代初,手表仍然是稀罕物,是富贵的象征。农村女孩找对象,要求彩礼是“自行车手表缝纫机,三间房子透花脊”。所谓的“三大件”,手表是其中的之一,有的还要求买收音机。

我上大学后,在部队当排长的高中同学郑金邦,给我寄来一块沈阳刚生产的百花牌手表,是花了六十元从内部买到的。当时,无论从价值、友情,对我来说都是一种非常贵重的礼物。从此,我戴上了真正的手表。这个表我一直带了二十多年,现在还珍藏在家中,它是同学真情的见证,友谊的象征。我将它封存起来作为永久的纪念,以便温馨地回望,美好地回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