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月光融融的博客

喜自由宁静,爱山水园林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打通腿  

2015-07-30 10:26:12|  分类: 我的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(往事如烟,岁月如歌,逝去的无法追回却能追忆,把那些难忘的岁月、温馨的往事从脑海中打捞起来,记录于此,留作纪念吧。)

我小时候,物质贫乏,农村生活条件差,日子过得很苦。冬天缺衣服少被子的,白天还好说,晚上很难过。为了御寒防冻,每到冬天,我们男孩子总是结伴打通腿。所谓打通腿,也叫打通铺,就是一人各自带一床棉被,在床上铺上一些豆秸或麦穰,再铺上席子褥子,两个人一个被窝,共盖两床小被子,既可以互相取暖,又可以作伴玩耍,讲故事聊天,虽然是无奈之举,也算是为两全之策。

我家条件差,两间土房,住的狭窄,冬天天冷,母亲看我小床破被子的,晚上睡在那里瑟瑟发抖,怕冻着我,给我说:“你要是晚上一个人睡得冷,看看和哪个小伙伴说得来,就去人家那里借宿打通腿吧,别冻着了。”于是,每到冬天为了防寒,我就去找小朋友打通铺。先后去铁疙瘩、民、好叔家零零星星的借宿过,与好叔、银河哥打通铺的时间最长。

银河哥家为了给他找对象提前盖好了两间新房,银河哥有了独立的住房。他的房子成了小伙伴们聚会玩耍的地方,我与银河哥关系很铁,也为我长期寄宿提供了方便条件。于是,每年冬天我就拿条破被子在他那里打通铺,小朋友也常常到那里玩耍。我们在一起讲故事,说笑话,串门,聊天,也说报纸上的新闻,议论国家大事,很对脾气很投缘,虽然苦一些,却觉得既充实又快乐。就这样,我前前后后在银河那里避过了两三个寒冬,直到他结婚成家。

这期间,我们玩的很开心,除了谈天说地外,有时找小朋友做游戏,到别人家去听故事。我们自己也讲故事,我给银河哥及小伙伴讲过:《王小上山去打柴》、《老抽猴》、《弟兄四人去赶考》、《学说北京话》、《懊》、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、《铡美案》、《朱元璋的故事》、《朝阳沟》。后来,还给人们讲过《毛主席少年时期的故事》和《毛主席诗词故事》,以及《花木兰》、《负荆请罪》、《艳阳天》、《白蛇传》、《十五贯》等等,在银河哥没结婚前,他的新房成了小伙伴们的俱乐部。在银河哥看来,我知道的多,懂得多,有学问,有才华,所以对我比较佩服。连毛叔(银河的父亲)也常说,“咱庄我最佩服明”。

我上初中二年级那年,银河哥结婚了。那时,农村文化生活很贫乏,结婚娶媳妇是个喜事,人们要趁机热闹一番,沾沾喜气,闹闹洞房,看看新媳妇。刚结婚的一段时间里,天天晚上都有很多年轻人去看新媳妇,像现在看明星一样,围着说话、评头论足。头三天不分辈分,都可以开玩笑,于是有人就放肆的说一些荤话,开一些过分玩笑,甚至动手动脚地闹哄。很晚了还有小孩偷偷听房(偷听新娘子小两口说悄悄话),第二天就当成新闻一样议论传播,说新娘子夜里说什么了干什么了。别人看新媳妇爱闹哄,我和银河哥关系好,不好意思跟着乱闹,往往是在一旁看看,说说话,显得文质彬彬的。银河哥可能给新媳妇了介绍我的情况,所以,新嫂子对我印象不错,每次见了都很客气,我更不好意思跟着闹哄了。

银河哥虽然娶媳妇了,对我依然很友好。在新媳妇回门和后来走娘家时,银河哥就喊我到他的新房去住。这让我既受宠若惊,又觉得很不恰当。毕竟和以前不一样了,没结婚时,男孩子可以不讲究,两个臭小子,一床破被子,晚上把棉裤一叠当枕头,不挨冻就行。现在,人家的新房,桌椅板凳柜子大床全是焕然一新,一床床被褥干干净净,段子被面、撒花床单、大毯子,罩子灯等等,气派的很,我怎么能不识好歹地瞎掺和,就是受冷挨冻,也不好意思钻新媳妇的被窝,用人家的东西。况且那时农村的人不洗澡,不讲卫生,身上一层灰,脏兮兮的,人家的东西全是新的,整整齐齐,干干净净,给人家弄脏弄乱了咋办?再说,我已经十几岁了,个头快赶上银河哥了,是初中生,不能让人家笑话我不懂事吧。但是,银河哥很想和我说话,前一段时间,我上学他干活又忙着结婚娶媳妇的事,很久没机会听我聊天了。别看银河哥没什么文化,很关心国家大事,喜欢听我讲故事说新闻。他看我顾虑重重,安慰我说:“你是文化人,比别人讲究卫生。你嫂子对你看法很好,知道咱们像亲兄弟一样,专门说她不在家时让你给我作伴,你就当还是和以前打通铺一样。”于是,只要银河嫂子回娘家,银河哥就喊我去作伴。晚上,我们点上罩子灯,看书、讲故事、聊天。我没有享受过那么好的物质条件,用人家新媳妇的被褥,既觉得忐忑不安又感到温馨幸福。

冬天夜长,天黑得早人睡得晚。晚饭后,不到睡觉时间,我和银河哥就一起去串门,常去的是同信哥家和二嫂子家。同信哥和我是忘年交,和银河哥关系也很好,并且是文化人,读过私塾,听过不少评书,会讲很多故事,是队里会计,我们到一起有说不完的话。二嫂子是宽的娘,比我们大二十多岁,但属于同辈,她勤劳善良,脾气好,我们经常没大没小的跟她闹着玩。

有时,为了寻求刺激,我们也会变着法搞恶作剧。记得银河嫂子“叫十八天”(结婚半月后新娘子被娘家接回去住十八天),需要回娘家住一段时间,银河哥让我和他作伴,那次连续在他们新房里住了好多天。夜里,我们经常去邻居二嫂子家串门,她纺线,我们几个小伙伴说笑打闹。有天晚上,我穿上银河嫂子的花衣服,顶着个花手巾,半掩着脸孔,和银河哥一起到二嫂子家串门,后面还跟着民。天黑灯暗,二嫂子坐在纺车前,吱吱咛咛地纺线,看我们来了,误认为是银河嫂子从娘家回来了,来看望邻居。非常热情地问:吃了吗,冷不冷,拿柴禾烤烤火吧?又夸新媳妇俊俏、懂事。银河哥大声的回答着,我故作害羞的样子,小声嗯啊地应承着,民使劲憋着气偷偷地笑。在二嫂子和村里人的印象里,我是个老实稳重、文质彬彬的学生,调皮捣蛋的事情根本不会往我身上想,更不用说搞恶作剧了。因此没有多想,看我害羞的样子,还好心好意的劝说:“刚过门,有点害羞,让银河多陪你串串门,认认人,咱庄的人可好呢,慢慢就熟悉了。”我点点头。然后,她边纺线边说话,一手摇着纺车,一手扯着棉絮,当棉絮拉成一米多长的细线抬手往锭子上卷线时,我在后面用手指头轻轻一钩,线就断了。二嫂子就重新接上线再纺,我再钩断,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问:“是不是棉花有点糟?”二嫂子很疑惑:“不是呀,刚才还好好的呢。”这样,连续十来下,二嫂子急得满头大汗。我毕竟是人们心目中的乖孩子好学生,早就心虚地于心不忍了,看到她着急的样子,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。她看了半天,才看出穿花衣服的是我,也笑了。“噫嘻,我说咋回事呢!还想,这李大姐咋哼哼唧唧的不大声说话。你这么个老实人,文文静静的还怪会装洋相来,看我明个给俺婶子告你不!”我们呵呵一笑,感到恶作剧成功,像打了胜仗一样,凯旋而归。

直到后来因为银河哥粗心大意,闹了场大笑话后,我从此再没有去他家借宿过。事情是这样的:一次,他们小两口不知道因为啥事拌嘴,嫂子一赌气走了,银河哥以为她回娘家了,因为在气头上,也没有去找,晚饭后慌忙跑去找我作伴。我不知内情,跟着他说说笑笑就来了,先去堂屋见了见毛叔毛婶(银河的父母),说一会话。然后回到银河哥的新房点灯铺床,坐在床上看书说话聊天。说笑一会,正要脱衣服睡觉,听见有人抽抽噎噎地哭泣,我发现情况不对,警觉地循声看去,见银河嫂子在门后站着,正抖动着肩膀伤心的抽泣呢。这时银河哥也看到了媳妇,有点尴尬。我窘迫的不知如何是好,片刻之后,胡乱穿上衣服,跳下床来,踢啦着鞋子,边走边扣扣子,匆匆离去。银河哥喊我,我也没有搭理,出得屋来,未走院门,直接从旁边翻墙而过,不顾天黑,发疯一样一口气跑回了家。到了家里,我心里还砰砰直跳,感到面红耳赤,脸上发烧。母亲问我:“你不是去银河家睡了吗?咋又回来了?”我像做贼心虚一样支支吾吾地说:“我还有一些作业忘了作了,又回来了。”

我躺在冰冷的被窝里,想起刚才的情景,又羞又愧,觉得很大程度上怨自己不懂事。心里想:人家都结婚了,怎么还能随随便便去人家那里睡觉呢?如果不去,能发生这样的窘事吗?想着想着,又埋怨起银河哥来:银河哥也真是的,都是结了婚的人啦,还那么粗心大意,还那么孩子气,嫂子负气出走,也不阻拦也不找,还慌忙找自己的朋友来家睡觉,给朋友聊天比媳妇丢了还重要?夫妻感情那里去了?看把嫂子委屈得。也不给我说实情,如果说了,我会和他一起去找回嫂子的。难怪后来嫂子说他,“对明比对谁都好,明要他的头都舍得揪下来。”

其实,这个事没有我想的那么严重,也没有必要尴尬自责。当时我们那里的风俗是,弟弟与嫂子可以闹着玩、开玩笑,没有那么多规矩和忌讳。只是我脸皮薄,肯害羞,自己敏感想得多。后来,毛婶见了还逗我,“她是嫂子,你害羞个啥?就权当没看到蒙头装睡,她能咋你。”其实,银河嫂子很大方的,不仅没有任何怨我的意思,还觉得让我受了委屈。事后听银河哥给我解释说:“当时你嫂子还埋怨我呢,‘你也不拦住明,都睡下了又起来,冻着人家了咋办?你们住这里,我去妹妹那里凑合一晚上不就行了!’”

这事后来不知道怎么就传出去了,成了一段时间人们给我开善意玩笑的笑料,也成了我和银河哥关系要好的佳话和见证。但是,从此以后,我再也没去银河哥家借宿过。

有人说上帝给富人和穷人的痛苦与欢乐一样多,我认为是有道理的。富人有富人的痛苦,穷人有穷人的欢乐。物质贫乏生活清苦更需要精神上的快乐,那时,我们以自己的方式追求幸福、寻找乐趣,虽然有黄连树下弹琴—苦中作乐的意味,却也暗合了孔子贫而乐富而好礼的思想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