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月光融融的博客

喜自由宁静,爱山水园林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困难的日子里  

2017-01-07 10:31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(上)

我生在新中国,长在红旗下。一九五六年前后,我们村迎来了一次生育高峰,小村里不断有新的生命降临,几乎每个家庭院落都能听到婴儿的啼哭和大人的欢笑。我们那一茬的男孩女孩(藕、素贞、妞、三粉、够、文章、民、海林、铁疙瘩、明明、寒妮、粉、小翠、霜、桂兰、小艺妮、小秧、腌臜、小志)十八、九人,先后沐浴着新中国的阳光来到了这个世界。

那时,农村很落后,土墙土路、土房土院、地锅土灶、土布衣衫,连口粮也是靠在土里刨挖。整个村没有一座砖瓦房,只是在说书唱戏讲故事里听说过楼堂瓦舍,生活中谁也没见过。直到七十年代中期,我们村在公社工作的冀法云家盖了一座砖瓦房。之后,我克服了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建起村里第二座瓦房,不过是土墙瓦房,那已经不容易、不得了了,在村里算是数得着了。

当时的耕种方式也很原始,虽然不是刀耕火种,但种地干活主要还是靠铁锨抓钩掘地刨挖,送肥运土是肩挑背背。土犁子土耙和耕牛都很稀罕,也极少使用。广种薄收,靠天吃饭,丰年歉年要看老天的脸色,由老天爷说了算。人们对老天爷又敬又怕,好东西自己都不舍得吃,给老天爷上贡,乞求能风调雨顺、丰衣足食。人们缺吃少穿,过着糠菜半年粮生活。但是,老辈子就是这样过来的,谁也没觉得多苦,也没人企望多么富裕。

农村的人淳朴善良,厚道宽容,很容易找到心理平衡点,让自己知足常乐。对地位比自己高或者当官的人,老百姓常说:“人总不能都当官享福吧,有人坐轿就得有人抬,都想坐轿谁来抬?”见别人日子比自己过得好,也能想得开:“人家骑马咱骑驴,后面还有挑担哩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呢!”旧社会过来的老人会说:“比那时打仗战乱、跑反逃荒强多啦!现在社会太平,不用整天价担惊受怕了。还是新社会好,共产党好。”

贫穷有贫穷的活法,老百姓在过穷日子方面精打细算,发挥出了无穷的创造力。农忙吃干饭,农闲吃稀饭;一天两顿饭,晚上不开伙;春天挖野菜、上树撸榆钱、撸柳叶、钩洋槐花;夏天摘红薯叶,红薯梗等蔬菜,或蒸菜、或凉拌、或下锅、甚至用点杂面包饺子、做菜馍、蒸包子等等。在缺粮少油没有肉的情况下,创造性地想尽一切办法、用仅有的食材,花样翻新地做出各种饭菜,来填充那饥肠辘辘的肚子。这些被现在都市人称为绿色食品偶尔尝鲜的野菜树叶儿,在当时作为口粮的补充,帮我们度过了一个个青黄不接的漫长春天。

共和国诞生,使人民欢欣鼓舞,劳动人民翻身解放,享受着当家做主人荣耀,过着和平日子。有了自己的地,也不用给财主当长工、打短工扛活了。大家一样平等,肩膀头一样高,谁也不看谁的脸色了。庄稼人用不着吃多好穿多好,大家一起下地一块儿干活,说说笑笑热热闹闹多好啊!人们热爱新中国,对未来充满希望。

当然,新中国有一个十分美好的图景在鼓舞着人们,那就是共产主义。有人给大家描绘地活灵活现:到时候,我们会过神仙一样的天堂生活:“住的是楼上楼下,用的是电灯电话,耕地是洋犁子洋耙”。吃的是“大米干饭肉盖头,白面条子浇香油。”还有的说:“到时候家家户户都会点灯不用油,耕地不用牛,吃饭不发愁,住的是高楼。”

人们向往着美好的未来,忍耐着暂时的困难,翻身做主人的自豪感激发出了老百姓前所未有的热情,谁都相信毛主席共产党会领导大家一起走向幸福的康庄大道。所以,人们拥护共产党的领导,响应共产党的号召,紧跟共产党走,热火朝天的劳动生产。于是,解放后掀起了一场场革命运动,在农村重新划分土地、划成分、搞互助组、入初级社、过渡到高级社,直到后来的人民公社、大锅饭吃食堂。大家喊着口号干活劳动,迎接着美好每天。

新中国的改革方兴未艾,来势凶猛,前所未有。祖祖辈辈种地劳作的农民不懂得、来不及想明白,也不知道世道会变成啥样,啥时候会过上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。但是,人们相信跟着救星共产党,跟着领袖毛泽东没有错。所以,不管明白不明白,想通没想通,上面叫互助就互助,号召入社就入社,让合并就合并,私有财产说交公就交公,尽管哭哭啼啼、吵吵闹闹,连农具跟牛也都交了出来。

村里成立了生产队,大家都成了公社的人,一起生产劳动,一块下地干活,相信日子会一天比一天好。一九五六年前后出生的我以及同龄小朋友,童年大都是在热火朝天氛围和半饥饿的状态中度过的,也和大人一样盼望着美好生活的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下)

共产主义的美好图景没有变成现实,人们描绘和希望的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;大米干饭肉盖头,白面条子浇香油”天堂生活没有盼来,到来的是三年困难时期。那时年幼,对当时的情景朦朦胧胧,没有什么清晰的记忆了。但是,挨饿的体会却刻骨铭心。

后来才知道,我们国家遭灾了,在1959—1961年我国发生了严重的自然灾害,加上大跃进运动的政策失误,导致的全国性粮食短缺,通常叫三年自然灾害。在农村,称之为过苦日子、歉年。这样大的灾荒开国以来前所未有,为几十年所罕见。周总理说,从记事起,也没有听说过。刘少奇说:“一连三年大灾”是80年来没有的。

那几年,不论怎么干,地里就是打不出粮食来;所有人辛勤劳作,就是换不来维持生活的口粮。人们把柳叶、洋槐花、野菜甚至榆树皮等等所有能下肚的东西都吃光了,还是填不饱肚子。

三年困难时期数1960年最为严重。加上中苏关系恶化,被逼还债,连共和国的最高领导人都吃不饱肚子,甚至腿脚浮肿,全国上下就可想而知了。国家通知,要全国人民百日休整,劳动半天、消息半天,以减少体能消耗,应对饥饿灾难。即是这样,还是出现了饿死人的情况。

大面积的灾荒,普遍的困难,人们连逃荒要饭都没地方去。冬天人们蹲坐在背风向阳的墙根边,懒洋洋地晒着太阳,有气无力地说着话。一个个面黄肌瘦,一脸菜色,一轮着谁家揭不开锅了,谁家断粮了等,说的全是吃饭的事。有的回忆曾经吃过什么样的好饭,有的说现在要是有白面馍馍能吃多少多少。

我原本可以不那么挨饿的。那时虽然生活十分困难,但是,上级政策要求保护弱小,大队还办起了幼儿园,在那里小孩是可以吃饱饭的。但是,幼儿园规模小,能入园的孩子有限。一开始我怕人不敢去,走到半有路又回来了,错过了报名的机会。好像我们村只有素贞一两个小孩上了幼儿园,一冬天没挨饿。其实,我表姐在幼儿园当老师,如果我去了,不仅能吃上饭,还会得到特殊的照顾。似乎命里该有此难,使我在劫难逃,差一点饿死。

冬天来了,天寒地冻,我们家缺衣少食,吃了上顿没有下顿,常常揭不开锅。那时一天两顿饭,下午不开伙,有时晚饭是一两个凉馍,一家人分着吃。父母不舍得吃,留给我和二姐吃,二姐懂事,还要多给一点。

父母的腿脚都浮肿了,宁肯自己挨饿,也要保护孩子。就是这样,我还是吃不饱。我不懂事,经常给大人闹,“娘,我还饿。”母亲就用那句不知道说了多少遍的话哄我:“床是一盘磨,睡着了不渴也不饿。别闹了,没有馍了,乖,去睡吧。”床上冰冷,冻得睡不着。睡着了不渴也不饿,但是睡不着还是饿啊,我就在床上躺着等哥哥回来。

当时哥哥在大队工作,大队搞红薯育苗,需要有文化、有技术的人,就把哥哥抽去了。这是个辛苦的好差事,在那里一天能吃上三顿饭,一顿饭分到两个馍。哥哥知道家里困难,每天把分摊的馍省下一半,偷偷地装在大衣兜里,晚上回来时带给家人。这样,哥哥不仅不用在家吃饭,每天还能带回两三个馍馍。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的家庭负担,缓解了吃饭的困难。但是,哥哥个头高大,需要干活,还要值班熬夜照看红薯苗,常常饿着肚子苦苦支撑。

哥哥每天回来很晚,回来后就给家人分吃的。我每天都等着盼着。一听到动静,马上就问:“娘,是不是俺哥回来了?”一会又问:“咋还没有回来?”一会交待母亲说,“俺哥回来你可叫我,睡着了也要叫醒,我还饿呢!”不放心时还起来看看,反反复复地闹哄。母亲说:“知道了,快睡吧,你哥回来我叫你。”就这样,每天晚上等哥哥回来吃点馍才能睡着。有时,睡着了,母亲会把哥哥送的馍给我留着,自己一点也不舍得吃。

当时哥嫂和父母已经分家单过,况且他们还有自己的孩子。但是嫂子知道当时情况的严重性,识大体顾大局,没有因为哥哥把省下的口粮给全家人分食闹过意见,显得很贤惠。就这样,一家人在那个最饥寒的冬天,互相温暖着、照顾着,挣扎着度过来了。

表姐在幼儿园,也常常把自己的口粮省下来孝敬三姨,还不断地塞给哥哥一些吃的,让哥哥捎给我们。所以,我有时还能吃上一些幼儿园小孩吃的东西。表姐孝敬三姨东西,三姨不舍得吃,往往留下一些,在下地干活时放在篮子里,偷偷地送给母亲,让母亲带给我和二姐。

在这段困难的日子里,大姐也省吃俭用,不断地送来一些各种各样的食物;四姨有时也来看看,给我们送点吃的东西。

如果不是哥哥当时在大队干活照顾着全家、没有表姐的暗暗帮助、没有大姐和亲戚的帮衬,那年的情况是不堪设想的。感谢父母对我的关爱,母亲为了我这个她最小的儿子,常常自己忍饥挨饿;哥嫂姐姐及亲戚,在饥馑的日子里,这个省吃一口,那个送一点儿,呵护着我这个弱小的生命,共同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。那是一段苦难而美丽的岁月,是一段闪耀着人性光辉的时光。

现在说起来让人心酸,没有经历过那种日子的年轻人很难相信。但是,我确实亲身经历了。在困难的日子里 - 月光融融(明明) - 月光融融的博客

 
在困难的日子里 - 月光融融(明明) - 月光融融的博客
 
在困难的日子里 - 月光融融(明明) - 月光融融的博客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3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